Month: 2020年2月

1 篇文章

这个“寒假”过于漫长了
封城很久了,父母操心的是什么时候复工。我也能感受到在家坐吃山空的滋味不好受,不过也是爱莫能助。已经习惯于不出门,也麻木了,不记得封城多少天了。因为食物储备还算充足,并且我爸爸也在瞅机会不断“补货”,家里的伙食还可以对付。一直都在给我奶奶做教育,不过给上了年纪的人说话真的很难执行下去。当时武汉有一个段子,就是“论如何劝顽固不化的长辈不许出门,出门一定…